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乡风民俗 - 正文
西山回族宴席曲
来源:永靖县人民政府 | 发布时间:2018-06-12 | 浏览次数:1564次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 A +

居住在永靖县西部山区的回族、东乡族、土族和部分汉族群众,在婚嫁宴席上,为了渲染喜庆花彩的宴席气氛,一般都要按传统的习惯,在女儿出嫁的头天晚上和新媳妇进门的当天晚上,要用唱歌跳舞的形式进行庆贺,当地人把歌舞称为唱“宴席曲”,把参加这一活动称为赶“宴席场”或“浪晚艺”。在几个民族的宴席曲中,最著名的是回族宴席曲。

据清代《陕甘劫余录》记载:“河州的西部与青海新疆的交界处,居民很复杂,风俗也不同。缠头回回每逢有婚礼的时候,聚男女两家的亲友,举行跳舞,谓之‘围囊’。”从上述记载来看,当地回族唱宴席曲,举办宴席场活动,在清代已很盛行。



宴席场从傍晚开始,被邀请的“浪晚艺”的各路唱把式结队而来,许多凑热闹的大人小孩也尾随其后。演唱者一领众和的唱着“来了,来了,都来了”的进门曲涌进东家院子。东家早在院子里摆好桌凳,沏茶端馍热情招待唱把式们。节目开始时,唱把式领头人先向大家表说一番:“金花银花配翠花,恭喜你们两家成亲家”、“木山木筷子葫儿条,今晚上‘扎帮’(助兴)到鸡儿叫”,“宴席上但有尿床胎,唱上三天不尿尿”等幽默、吉祥的贺词。接着早已结成对子的一对唱把式进入场中,先向众客躬身点头致意,随后两个人面对面站定,前躬腰,后背手,脚踩舞步,或一前一后,或一左一右,在腾踏声中放开清亮亮的歌喉首先唱起夸赞曲:“月亮上来者一点红,照着了东家的虎座门;虎座的门是金狮子口,金狮子口上两条龙;进去个大门者三面房,两面的上房院中的亭……”先以夸张的唱词赞美东家的住所,进而唱祝愿东家合家和睦幸福的祝愿歌:“阿大、阿妈如比个黄河里的水,水深者浪大者水面上养鱼者哟。弟兄们如比个江海里的一只船呀,船帮水水帮船呀,弟兄的情谊重哟。姊妹们如比个后花园的白牡丹树呀,随开者随败呀,绿叶子扶持者哟……”载歌载舞的宴席曲使“宴席”的场面越来越红火热烈,演唱者从原来的两人逐渐扩大增多,形成对唱问答式,或一人领唱众人相和,或众人齐唱一人舞蹈的场面。宴席曲也由庆贺喜事的赞歌转为倾诉社会生活的苦歌。有一首典型的苦歌《方四娘》,说的是一名叫方四娘的姑娘被迫过早的嫁出去后,受到尕女婿和老婆婆的虐待,受尽了折磨。这首哭歌对广大劳动妇女深其苦的封建婚姻观念在宴席场中作无情的揭露和批判,是底层劳动妇女所喜爱的一首诉怨曲。当曲唱到伤心处时,在场的妇女们已被感染的哽咽抹泪,进入“角色”中去了。

还有以古今社会重大政治事件为题材的宴席曲,如《高大人领兵》、《韩启功拔兵》等,描绘了劳动人民被逼迫当兵的疾苦,统治者凶狠残忍的罪恶手段,并且还对战争的性质作了较深刻的揭露。

唱了几首倾诉社会生活的苦歌后,唱把式们又头苫头巾,学着女人的模样,唱起了表达妇女哀怨的《出嫁歌》。这种以哭的声腔说唱的曲调是出嫁女离开娘家门之前诉说自己内心不平的仪式歌。由于婚俗仪式的演变,现在的出嫁女一般自己不再哭诉自己,而是在宴席场中由表演者演唱。这一类的宴席曲主要有“哭父母”、“骂媒人”等歌词。从唱词中可听出,做女儿的尽管由父母抚养成人,在家中还是“千千万万遍”的侍候了父母。如今女儿要去人家门里做“尘土”—样被人践踏的人,更没有人来关心爱护,心理是非常胆怯的。在男权为中心的社会制度下,出嫁女比较直率的倾诉对父母的埋怨情绪,也是对社会制度的批判。“骂媒人”一节更是通过对媒人的嘲弄,控诉婚姻不自由的怨声:“噢!媒人,我的媒人噢,你凭着你的麻雀嘴,当了我的催命鬼!你当媒人想穿鞋,花言巧语能把喜鹊哄得来。你当媒人想吃油馍馍,你就把两家的大人哄得团乐乐。你当媒人想吃肉,山上的野兔你也能哄上了走。我的媒人哟,你就象枯树上的黑乌鸦,搅的我颇烦不安稳呀,哎,坏了良心的媒人哟!噢,我的媒人,你千万再不要坏良心了!”媒人作为封建婚姻的一个比较关键人物,常常是不幸婚姻组成者的可诅咒者,他是男权社会婚姻制的伴生物,人们把不幸婚姻造成的后果常常同媒人联系起来,通过骂媒人很自然的表现歌者不满和怨恨。


宴席场从傍晚开始,唱把式们轮流上场献艺,他们舒展优美的歌唱水平和高超的舞蹈技术博得了在场观众的阵阵喝彩。在歌舞间歇处,便有打调(打搅)者上场逗笑。打调是宴席曲中间幽默风趣的小快板,唱曲有承上启下的作用,也可使宴席曲演唱者待以休整,以便再登场表演。打调的歌词多为即兴演唱,内容多为取笑和揶揄参加婚礼的亲友们,如:“哎,地里么哟,哟嘛哟!你唱曲子我打调。白杨树上樱桃黄,打调的阿哥们不编谎。碌碡破了毛线绑,鸡蛋破了抓蚂璜。牛蹄窝里盖瓦房,白杨树尖上盘大场。十八个骆驼鸟笼里养,蚂蚱的腿子上害蹄黄(口蹄病)。”这些即兴编的唱词,情趣浓郁,妙语横生,直唱得亲朋好友满堂喝彩,气氛异常热闹。

在不知不觉中已过半夜,这时,东家的炒菜一盘盘地端到表演者的桌上。唱把式的节目也一个个轮换上场,看热闹的观众也积极的参与,掀起一个个表演高潮。宴席曲直唱到天色启明,唱把式们唱出:“初八十八二十八,多谢东家的好香茶!”才相互致谢道别。

近年来,随着人们生产方式的不断改变,生活内容不断丰富,宴席曲有了新的发展,特别是新一代有文化的演唱者们,在继承传统的宴席曲舞蹈基础上大胆革新,把“花儿”的一些音乐元素及词句与宴席曲融为一体,使回族宴席曲民族风格,地方特色更加浓郁,越来越受到观众的欢迎和好评。(文/马占鹏/摘选自永靖史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