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诗歌散文 - 正文
泉水(山河)
来源:永靖县人民政府 | 发布时间:2017-06-18 | 浏览次数:838次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 A +

      亲不亲,故乡人。美不美,家乡水。
      人人都有故乡,但我的故乡有许多人却没有家乡水,因为他们吃喝用的都是窖水——从天上掉下来的雨或者雪。我出生在一个有泉水的小村庄。为这,我足足美了整个学生时代。
      泉就在村庄下面那条沟的阳面,一连有3个,刚够庄里40多户人家的吃用,来回要走3里多路。
      泉水是从泥土里渗出来的,很甜也很清澈,但隔月就会被淤泥填满。这时,就该淘泉了。
      我的父亲自我记事起,他就是淘泉“专业户”。
      父亲不识字,辛劳一生,也没有使日子富足,直到农村实行责任制后,才吃饱穿暖。
      父亲淘泉,从来没有任何报酬,也从来没有人去帮忙,仿佛是在干自己的家务活。习惯成自然,庄子里的人们也仿佛认为这是父亲该做的活,碰见父亲在淘泉,只是问:“尹家爸,又淘泉啦!”转身到其它的泉里舀上水一走了之。为此,我曾愤愤不平,经常阻拦父亲去淘泉,可他仍是照淘不误。
      后来,也就是1987年,村、乡、县逐级评选父亲为优秀共产党员,主要事迹就是淘泉。县上奖励父亲一条毛毯,他不许任何人动用,要留给我娶媳妇。寒假放学回家听说后,我面对父亲,心内如潮,想了许多许多。
      半月后,父亲说有一眼泉漏了底,要去淘泉堵水,我默默地抱起准备好的麦草跟着他第一次去淘泉。费了好大的劲才淘尽沙泥,找着暗洞,用麦草和细泥塞紧后,我已是满头大汗。父亲因在泉边跪着找暗洞,棉裤膝盖被水湿透了,风一吹,冻得他只打冷颤。回家的路上,我对父亲说“大,您已是60多岁的人了,就再不要来淘泉了。您不来,庄子里的年轻人会来的。”可父亲一言未发,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父亲已年过古稀,可身体还很硬朗,牙齿未掉一颗,目明耳亮。父亲很少害病,有个头痛脑热的,他也从来不叫医生看。有时也喊身体不舒服,当儿孙给他买来药时,他不去吃, 也不躺下来休息,照常出出进进,忙这忙那,一刻也不曾闲。
      父亲还在淘泉。只要他能淘动,就不会停止的。愿父亲能多淘几年泉,多享受几年这块黄土地不断滋生的前所未有的日益富足的生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