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诗歌散文 - 正文
一江水(孔令莲)
来源:永靖县人民政府 | 发布时间:2017-06-17 | 浏览次数:865次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 A +

水,有多种修辞手法,溪水,山泉,河流,黄河,长江,大海。唯独沼泽让人莫明恐惧。湿地恰似家中后院,鸡飞狗跳,牛羊满圈,荷香,稻田,野菱,栖居着情爱,一副好骨架的诗稿。

水领着水,水跟着水,一声不吭,像大地一样深沉。偶尔冒一嗓子,汽笛和烟火是旁人的虚张声势蓄谋已久,但底气十足。


图/侯奇志


水走过的地方山恢复了呼吸,大声招呼一声山神土地。土地一把捂住敞开的衣领,系上扣子,擦洗了两遍脸上的酒窝和笑靥。低头喝水的牛羊,蹄子上沾满苍茫和草香。牧人挽起凌乱的头发,看见水里的自己少了些尘世之外的风骨。

牛羊的影子拖着饱满的身子,走向大山深处。喝醉的麻雀,蹲在地头指手画脚地独自醒着肚里胀饱的酒一样的水。人比牛羊虔诚,爬直身子,凑上前直接喝水,一口气一肚子,米汤一样甜的水。

天光下的村庄,在生活里打滚,翻了一个又一个跟头,脸上的疲惫明显又深了一寸。明天,翻过成熟半成熟不成熟三页光阴,一个个泥洋芋仰面朝天躺在热炕一样的地里,连枷声一天天挤走秋天,稻谷一锨锨抬高秋事,村庄的心再也装不下那些鸡毛蒜皮的跟头了。收成稳稳镇住村庄,撑满四处的沟沟岔岔。

多肉的豆角花,双栖双宿,可怎和成化年间的那朵并蒂桃花并论?那双桃花,在崖洞里,朝洪武年间的白塔深深跪下,开口诵诉。白塔微微睁眼,说声:随缘吧。手轻扬,一块红帘刚好堵住洞门。那一场旷世欢喜,染红了整座山腰。

水里的物象,在天空打转飞翔迷离。倒影在眼睛里春江水暖,裁柳剪韭。战马驮着草原离去,高楼在水面上轻轻跌倒,里面住满了鱼虾水草,任凭碳素杆弯腰钓垂,奔跑的蚯蚓追不上高楼里的黄河鲤鱼,渔人够不着水里的蚯蚓。

水的镜子里,我与自己相逢,我握不住我。我在桥上徘徊,影子在水中漫涣洇染飘摇扭捏。水里,我和桥长在一起,我认不出我,只有衣袂飘飘。有时,闭上眼,我们会看到我们自己,我们会看到更多。那么,我离开我,定会开花,且摇曳,能生姿,亦可魅惑。

荷塘,一想到水,脸上就飞过一丝晚霞,恰似凤仙花沾在指尖,双颊扑抹水红色胭脂泪。你一朵我一朵,我们竞相开放在水里,摇曳潜航,打捞伤心白的月亮,以及细碎的北斗和银河。打盹的青蛙,咕咚打碎我的百叶窗和张望,我的心中咕咚装满伤心白。叶下手挽手的水鸟睁眼,旋即闭眼。蝴蝶和蜜蜂怕我的空寂还是接踵而来的等待?花的烟火日子,等待枯萎也等待开放,在拉锯中偷走白天黑夜,日出日落。原来,天长地久只关乎时间,不关爱情,你我。我和你是河两岸,永隔一江水。

倒退,再退,就是春前面的冰天雪地。池塘。残荷。江水波浪逐波浪,寒鸦一对对。鹤如仙子,优雅脱俗。天鹅绝世独立,人见犹怜。为何不能如天鹅灰鹤般洒脱舒展?不论生活对我怎样薄情寡义。

逆流而上游过血液的河流,明白血往上涌,浇湿大脑。水往下流,流向大海。海边的沙滩,如刚刚脱粒的米谷,赤足。听海。大海宽恕我的懦弱,赠我以珍珠,别在发稍手腕间。摸出过往,咀嚼,删除一些细节,漂洗几根肋骨的疼痛。触摸捧入掌心的心跳,匍匐于海的胸堂。那一刻,大海把我从世俗举出,压下人间的荒芜与寒凉,叫醒心底那片湛蓝湛蓝的大海,擦亮锈迹斑斑的心灯。

一江水,漩涡密布。养活鱼虾王八水草,水车,游船,汽艇。流淌一场接一场的思绪,伴我远航,仗剑走四方。屈膝浅坐,邀泥腿的大禹和斯文的孔孟,依着蒹葭苍茫,白鹭两行,卸下满身爱恨情仇,披上河西走廊的丝绸,带一封如禅的苦茶。

好多不见,多于呈现;大河前洪,灵魂苏醒。隐喻和象征若隐若现,点拨静静流淌的一江水。你看,黄河水一咳嗽,大海的食肠就宽了三丈。

 

2017年5月13日星期六 孔令莲

分享到: